汽車職教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汽車

“詭異的光”成為高考熱門話題,連人民日報都發了評論:閱讀理解考試改革不妨先行一步

2017-6-19 12:51| 發布者: admin| 查看: 26| 評論: 0

摘要: ▌今年浙江高考語文卷的一道閱讀理解題引發網友熱議。這篇現代文閱讀選取了作家鞏高峰的短篇小說《一種美味》。文章的寫作背景置于物質匱乏的年代,描寫了主人公6歲時,一家人第一次喝魚湯的記憶。該文最大的關注點 ...

▌今年浙江高考語文卷的一道閱讀理解題引發網友熱議。這篇現代文閱讀選取了作家鞏高峰的短篇小說《一種美味》。文章的寫作背景置于物質匱乏的年代,描寫了主人公6歲時,一家人第一次喝魚湯的記憶。該文最大的關注點在于,作者在文末描述稱,從鍋里跳出來的魚“眼里還閃著一絲詭異的光”,而其中一道題目,正是要求考生評析這個結尾。


考試結束后,鞏高峰在微博中表示“標準答案沒出來,我怎么知道我想表達什么”,并發表一篇題為《轉發那么多錦鯉卻敗給一條草魚,我把29萬浙江高考生逼瘋了……》的文章,后被外界理解為“高考閱讀打敗原作者”。


高考語文閱讀題的命題思路是否應順從原作者的本意?考生的個體思維能否得到真正的發揮?



“原作者做閱讀題不及格”現象早已屢見不鮮


2009年,現代文《寂靜錢鐘書》被用作某省高考語文題,15分的題目,原作者僅拿到了1分。


2011年,某省份高考語文試卷采納了現代文閱讀《朱啟鈐:“被抹掉的奠基人”》,原作者只能得一半的分數。


2011年,福建高考語文閱讀題選取了林天宏所寫的《朱啟鈐:“ 被抹掉的奠基人”》,原作者最為糾結的是,題目讓考生分析文中兩次出現大雨的原因,林天宏對媒體透露,標準答案說了一堆,真正的原因是他寫稿時窗外正好在下雨。


文章經常被選入語文試卷的知名作家周國平,最近更是專門出了一本書——《試卷中的周國平:對標準答案說不》,歷數以自己文章為材料的55篇閱讀試題,并附上了出題方的標準答案和作者本人的點評,表達了對閱讀題出題方式的不滿。


作家潘采夫近日也戲稱:“我也偶然發現自己的一篇文章《他們曾騎白馬穿過中國》被某位老師做成了閱讀理解,出處已不可考,網上流傳挺廣,也不知難煞了多少高中學子。我試著做了一下,2分,還是看著面子給自己的。”



“詭異”的試題超綱了嗎?

語文教師:沒有超越學生的知識范圍

浙江寧波柴橋中學語文組組長余永剛分析,“從考題設計來看,并沒有超越學生的知識范圍。”余永剛認為,小說取材于過去物質匱乏年代,對在2000年前后出生的考生來說相對陌生,這種距離感無疑增加了閱讀難度。

鞏高峰也對媒體表達出類似觀點,他表示,現在參加高考的這一批年輕人,缺乏這種生活經歷,所以理解起來有難度,沖突點就在這里。



語文閱讀題有標準答案嗎?

文教師:既然是考試選拔,就一定有標準


《2017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大綱》中,文學類文本閱讀提出要求,要求考生能從不同角度和層面發掘作品的意蘊、民族心理和人文精神,探討作者的創作背景和創作意圖,對作品進行個性化閱讀和有創意的解讀。


既然要求“對作品進行個性化閱讀和有創意的解讀”,那么,語文閱讀理解題目到底該不該有標準答案呢?


浙江寧波柴橋中學語文組組長余永剛既然是考試選拔,就一定有標準

既然是考試選拔,就一定有標準,但他同時也強調說,“文學作品的多義性、豐富性和模糊性使得設置標準答案往往會有很大的爭議,這就要求答案設計既要規范,又要有彈性,不能用出題人的死框框,套考生的不同理解和思維。”



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時勝勛:“作者沒必要參與命題”“作品上升到選拔考試的空間,并非意味著確定答案”

對考試命題而言,作者參與命題并無太大必要。“因為命題是一個更專業的過程,如果作者參與命題,或許可以保證答案的確定性乃至唯一性,但也有可能忽視了出題人與考生的創造性解答。”


“現代文閱讀出現出題人和原作者之間的偏差不可避免,出題人對原作的理解,并上升到選拔考試的角度,至少表明該作品有較好的可闡釋空間,并非意味著確定答案。”從文學理論角度來看,輿論對原作者的追問,恰恰忽視了文本自身的衍生過程。


周國平:按標準答案回答要點就算理解文本了,這就是現行語文測試的基本模式

周國平在《試卷中的周國平:對標準答案說不》中一直溫和地表示,自己喜歡的題目是開放式的、能夠聯系學生自己的生活與心靈積累、沒有標準答案的。但這樣的題目在實際的試卷中少之又少。“能夠按照標準答案回答出這些要點就算是理解了文本,這是現行語文測試的一個基本模式,我認為它不但把理解簡單化了,而且阻礙了真正的理解”




語文閱讀命題有哪些提升空間?

專家:語文命題需謹慎 應加強科學性


鞏高峰透露,《一種美味》的主題是描寫苦難,用的是反諷的方式,結尾突然逆轉,提示了“美味”的含義有表里兩層,一層是魚的美味本身,另一層是通過這種魚未入鍋的結局,揭示一種在淺層次“美味”之外的思考。這樣的結尾是一種“歐·亨利式”的結尾,帶來一種魔幻色彩。 


高中語文老師:相對而言現實主義的文章更適合做高考題。

“相對來說,現實主義的文章更適合做高考題。”湖北武漢一位高中語文教師認為,“魔幻現實主義、意識流等文章有太多隱喻和個人化的象征,不適合出題,畢竟高考不是考文學家,也不是只招中文系學生。”

 

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時勝勛:出題盡量不要摳字眼

他認為,未來的語文高考閱讀題盡量不要摳字眼,不要從犄角旮旯處出題。“另外,出題上還是應該有集體性,反復討論,拿出一個比較好的方案。”時勝勛建議,高考出題還是要慎重些,邀請大學中文系的教授把關不失為一種好方法。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命題要用更科學的方式

他認為,高考題在命題上應發掘更科學的方式。“例如,國外一些考試的考題會經過試測,然后做分析,對它的科學性做評價,最后才會用它來進行正式的考試。”


華西都市報評論:命題者最大的過失,在于在題目中采用了諸如“作者意圖”、“作者想表達些什么”等極其武斷的措辭。

評論員蔣璟璟在華西都市報上發表評論說:按理說,閱讀題標準答案里的“作者意圖”不同于作者的真實意圖,這本就應該是大概率事件。命題者最大的過失,在于在題目中采用了諸如“作者意圖”、“作者想表達些什么”等極其武斷的措辭。此類說法一方面在邏輯上不夠嚴謹,也有越俎代庖之嫌。


這就提醒出題者,在題干論述中規避這些窠臼,采取更加客觀的表述與問法。




閱讀理解的出題方式其實貼近現實生活?

一位名為“百寸書齋”的網友認為:閱讀理解真正的目的不是讓你理解作者與原文,而是讓你理解出題者的意圖,這才是閱讀理解這四個字背后的真正含義。


閱讀和理解其實是分開的,考察的是你兩個能力,一個是從文章中收集信息的能力,另一個是你理解出題人意圖的能力。有人會說這樣的閱讀理解題并沒有什么實際價值,是應試教育錯誤的體現,但是當你走向社會之后,你會發現,這種方式還是最貼近現實生活的。在工作和生活中,你需要理解的是說話人背后的意圖。明確了他的意圖,然后才能實現他的想法。




實際上不是閱讀題本身的錯

而是評價體系過于依賴一紙試卷的問題

現代教育報評論員段思平認為:閱讀題沒錯,閱讀題“盡力”了,應該多些評價方式評價學生

語文教育的根本矛盾在于:一方面,我們希望能有開放的、直指心靈的教學思路;另一方面,又不得不用相對標準化的答案來進行評價。但這實際上不是閱讀題本身的錯,而是評價體系過于依賴一紙試卷的問題。閱讀題大抵已經“盡力”了,通過試卷去測試學生,已經很難再有太多創新的空間;我們呼喚的是,除了考試題之外,多一些評價的辦法和手段,引導學生真正提升語文能力與綜合素養。



閱讀理解考試改革仍需發力

人民日報發表評論認為:高考改革正在穩步推進,但“宏觀層面”居多,對“微觀層面”的改革尚需發力,閱讀理解考試改革不妨先行一步。

語文教學中,閱讀理解不可或缺,考試也必不可少,但要想達到真實檢測考生語文素養的目的,題目不妨靈活一點,少點“標準答案”,允許“言之不同”,只要說得在理,就能得分。這樣,無論是對培養學生的閱讀能力還是發散思維能力,抑或是增強考試的科學性、準確性,有百利而無一害。


當前,高考改革正在穩步推進,但“宏觀層面”居多,對“微觀層面”的改革尚需發力,閱讀理解考試改革不妨先行一步。


來源:

人民日報,張爍《高考閱讀題作者不會?可以理解》

華西都市報,蔣璟璟:語文閱讀題真值得吐槽?

中國青年網,湯琪,《高考題“詭異的光”引熱議 語文閱讀該有標準答案嗎》

現代教育報,段思平,《作者答不對閱讀題 究竟誰的錯》

百家號,百寸書屋:浙江語文閱讀理解題把原作者打敗,這事做得對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3 下一條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揚州溫馨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蘇ICP備18048326號-1 )

GMT+8, 2019-7-30 15:28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十或更好10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