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職教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汽車
查看: 997|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中美專家熱議經濟合作新格局能源高科技或成重點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2 15:16:23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5月6日,中國財富傳媒集團和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在北京舉行了一場座談會。會上,中國財富研究院主席、國務院研究室原主任魏禮群,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主席亞當·波森(Adam Posen),以及其他多位中外專家就“中美經濟合作新格局——中國經濟新常態與美國經濟不確定性的政策應對”的主題展開了討論。
  “拓展中美未來經濟合作的新格局,需要審視中國未來經濟的走勢。”魏禮群表示,當前和未來時期,中國經濟發展將呈現六大趨勢。一是經濟持續發展、規模不斷擴大,預計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可達14萬億美元左右;二是產業結構升級、現代產業體系優化,據測算,到2020年服務業比重將由2016年的51.6%提高為58%至60%,基本形成以服務業為主導的產業結構;三是新型城鎮化深入推進、城鄉一體化加快發展,到2020年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有望達到50%左右;四是消費結構轉型、消費拉動作用明顯增大;五是對外開放不斷深化、開放型經濟更大發展,預計未來五年中國將進口8萬億美元的商品,吸收6000億美元的外來投資,對外投資額將達到7500億美元,出境旅游將達到7億人次;六是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發展新動能集聚釋放。
  亞當·波森也對2017-2020年的美國經濟進行了展望。他表示,由于充分就業的刺激,美國經濟在這期間將由“表現平平”轉向繁榮蕭條的周期循環。另外,盡管存在財政保守派,預計美國在2018-2019年依然會實行重大財政刺激,美元走升與過度的財政費用將使美國貿易逆差加劇。
  目前,中美兩個國家互為重要經貿伙伴。參會專家提供的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對美國進出口貿易占中國進出口貿易的比重為14.1%;美國對中國進出口貿易總額的比重為16.1%;雙邊服務貿易超過1000億美元,雙向投資累計超過1700億美元;美國是中國第二大貿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場,第四大進口來源地;中國是美國第一大貿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場、第一大進口來源地。
  在魏禮群看來,要拓展中美經濟合作新格局,關鍵是需要雙方共同面向未來,以寬廣的眼光,進行戰略性思考和選擇。例如,中美可以開拓更深層次更有創見的互補合作,包括能源、基礎設施、高科技、制造業等特朗普總統關注的四大“支柱行業”,并形成以促進就業為核心的政策,這些重點領域可以成為中美未來經貿合作的重點。此外,魏禮群表示,中美都是極具投資吸引力的國家,投資合作應成為中美經濟合作非常重要的部分,但目前兩國都有一些規則障礙和市場障礙。雙方都應采取切實措施消除這些障礙,著力改善投資環境,促進雙向投資開放,提高投資領域合作水平。
  “美國政府在簽訂一些雙邊協定時,更多是在行業層面上來進行,這可以對單個行業產生有效影響。例如,中美雙方通過鋼鐵行業或者鋁業的合作,能夠幫助中國解決一些產能過剩的問題。”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查德·伯恩(Chad Bown)表示,但是,這種方式宏觀戰略性的考慮,也不能直接解決美國更大的貿易方面的問題,所以雙方還應該在雙邊宏觀投資條約方面,作出更多的考慮。
  執行過程中可能僅體現為“談判威脅”,不會得以實施。預計特朗普會行使總統征收暫時性關稅行政權,針對其不滿意的貿易協定,會暫時退出。“總體來看美國貿易政策會回歸80年代里根當政時期的主張非關稅壁壘、反傾銷手段和針對特定貿易產品制定措施。”波森說。
  波森還指出,特朗普財政和貨幣政策疊加,可能會提升美元匯價,不利于縮小貿易逆差,反而進入一個逆差不斷擴大的壞循環。
  稅改政策蘊藏長期下行風險
  上月底特朗普政府披露了其稅改計劃。根據計劃,美國將大幅調降企業所得稅及個人所得稅。彼得森的專家們對美國稅改的前景和成效均表示悲觀。
  杰森·福爾曼表示,減稅對經濟的正面影響有限,反而是該措施引發的的赤字風險可能會帶來負面沖擊。他指出,上世紀80年代“里根經濟學”時采取大規模減稅政策刺激經濟有特定環境,當時稅率高達70%,稅收收入對GDP占比也與當今差異巨大,當時的失業率也大大高于現在。在美國就業和經濟增長處于較好態勢的情形下,大規模減稅并非必要措施。
  “我認識曾為布什政府測算減稅效應的專家,他引用經濟模型預測特朗普的減稅效果,得到的結果是20年后美國的經濟體量因此下降4%。國會會認真的審議特朗普提案,目前只能關注兩黨之間的博弈,預計不太可能通過原本的大規模提案,通過成功率僅為10%。”
  “我認為美國應該謹慎的進行減稅,這樣才能在商業層面降低成本。靠稅務解決企業在海外設廠的問題成效有限,難以真正達成就業回歸的目標。”
  亞當·波森甚至大膽預測,該減稅提案在國會的通過可能性為0。
  對于稅改提議能否落實,彼得森高級研究員、前美國財政部經濟政策助理部長和首席經濟學家凱倫·迪南也表示,國會可能最終會通過“縮水”版本的減稅方案。“目前為止,對于此項大規模減稅提案在國會通過的可能性難料,預計會遇到相當大的政治阻力。”
  “對于減稅的功效,我認為能夠促進增長的數字被夸大。長期來看,會加大美國政府財政赤字負擔,影響未來投資;短期來看,對宏觀經濟效果也有限。”
  根據測算,減稅政策將讓美國政府未來十年收入減少2萬億美元,這將導致美國財政難以為繼;即使美國企業受誘惑將利潤轉移回國,但這部分稅收只有1500億到2000億美元,還不及2萬億美元這個缺口的10%。
  中美經濟合作前景廣闊
  中美兩國都處于新的歷史階段和推進變革的關鍵時期,加強溝通交流和經濟合作十分重要。對此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專家既看好合作前景,也對障礙與困難直言不諱。
  波森明確表示,習近平主席已成功和特朗普總統進行了會晤,這一切看起來非常的好。“中美在合作方面,必須要實現互利共贏,這一點是雙邊協議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精神。”他還表示,中國企業到美國來進行投資,可能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雖然每一次美國的總統換屆,都會對雙邊關系造成一些影響,但是應該保持冷靜。”
  波森說,領導人考慮的不僅是這一兩年的基礎戰略,應該看得更遠。要想辦法去解決雙邊的貿易逆差,因為如果貿易逆差存在時間長了會帶來恐懼。他介紹說,彼得森正在做相關的工作,對公眾以及國會會員做進一步普及,讓他們來了解現在為什么有雙邊貿易逆差,以及貿易逆差并非如想象的那么嚴重。
  不久前,美國財政部的相關報告已經認為美國的主要貿易伙伴并沒有單方面操縱匯率。波森稱,30年來,中美關系發展相對不錯,20國集團的經濟發展總體也不錯,要制定類似80年代廣場協議那樣的條款可能性不大。“中美貨幣的匯率問題美國政府不應該再進一步介入”。
  財政部官員內森·席特在談到中美擴大經濟合作領域時表示,如果半年前談論的話,雙邊投資協定無疑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領域,如果不能有效合作會拖累雙邊經貿關系發展,雙方應完整實施這個協定。他說,現在,雙邊合作有了更多的可能性,有一些不同于過去的、比較樂觀的對中美關系的走勢的看法。美國政府現在非常注重和中國通過各種渠道來打交道。“我非常高興能夠討論比如說美國亞投行方面參與的前景。現在有一些媒體的誤導,會影響清晰的交流,我覺得亞投行也有可能成為合作的機制。”他說,美國正看到亞投行在以合理的方式推進這個機制。他表示,在雙方合作中需要冷靜看待很多問題,雙方都應承擔起責任。
  彼得森高級研究員杰若明·澤塔梅爾表示,中美在競爭中也有合作。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在海湖莊園的會晤非常成功,特朗普認識到美中關系比他想象的更加復雜、更加重要。兩國不僅只是貿易方面的競爭合作關系。
  曾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經濟學家的查德·伯恩說,中美兩國無論哪個領域的合作都必須是對雙邊有益。他認為,中美雙方最好在雙邊宏觀投資條約方面做出更多考慮,而不是一個一個行業去解決。
  對中國問題頗有研究的高級研究員NicholasLardy詳細分析了中國私有企業的發展情況。他擔心,中美經濟合作方面存在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是,中國的國有企業占據了主要地位,外國企業進駐中國并不是非常有利。
  在頗為敏感的貿易問題上,致力國際貿易研究的專家杰弗里·斯考特表示,他擔心特朗普政府會采取比奧巴馬政府更為強硬的投資審查政策,但他同時認為所有問題都可以在雙邊投資條約里進行討論和解決。“雙方都要采取一些行動,美國要思考到底貿易出了什么問題,尤其是出口控制方面。”他說,中美百日計劃需要雙方去努力。“談到擴大貿易,我覺得我們必須看一看特朗普的重點在哪里。”
  他表示,美國政府歡迎外國的投資,外國投資影響美國國家利益的時候,美國政府才去調查和審查。目前,來自中國的投資受到審查的比例仍然比較低,他建議中國企業研究相關流程。他還表示,在中美貿易方面,良好的國際體系對彼此都有利。有必要進行一輪新的談判,來加強WTO的活力,深化規則。要快速地實施貿易便利化的相關協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3 下一條

QQ|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汽車職教網 揚州溫馨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蘇ICP備18048326號 )

GMT+8, 2019-7-7 19:31 , Processed in 0.4375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十或更好10手APP